• 海科融通再度“变卦” 新力金融被迫终止24亿收购计划 2018-03-27
  • 中年女性应当怎样保健比较好 2018-03-27
  • 陈家桥街道开设便民服务区 2018-03-27
  • 上海市公安局领导一行到上海交大调研[图] 2018-03-27
  • 武汉全市基层作风巡查工作业务培训班开班 2018-03-27
  • 《回声嘹亮》 20180322 重温时代经典 唱响《回声嘹亮》 2018-03-27
  • 煤矿职工安全手册(全集) 2018-03-27
  • 到新疆喀纳斯与图瓦人一起过个原始年 2018-03-27
  • 秘鲁司法当局下令禁止前总统库琴斯基离境 2018-03-27
  • 解放军南海联演:或首次进行航母战斗群红蓝对抗 2018-03-27
  • 枣庄市科技计划项目验收管理办法 2018-03-27
  • 全市今年着力打造安庆养老品牌 2018-03-27
  • 宣判在即前景不明 巴西前总统卢拉放手一搏 2018-03-27
  • 耳屎究竟需不需要掏? 2018-03-27
  • 日本研究擬定火山灰避難措施 2018-03-27
  • 北京PK10微信群 » 网游小说 » 帝霸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06章又见血遗族

    第2006章又见血遗族

    文/厌笔萧生
    帝霸 本章字数:3331 帝霸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的向导是颗蛋 暗黑DOTA之狼德崛起 网游之全能外挂 拳坛巨星 修真归来在都市 无尽武道 崩坏江湖行 史上最强女帝 儒道至圣 我在异界斗地主
        远荒,它是一个残存的纪元,也是探索之地最大的一个残存纪元之一,更难得的是远荒这样的一个残存纪元依然有他们这个纪元的巨头活下来。北京PK10微信群 www.moneyv.com.cn

        探索之地能叫得出来的残存纪元有好几个,但每一个纪元的残存都是一片死地,没有生命幸存下来。

        但是远荒与众不同,他们远荒的不少巨头却活下来了。

        只不过,这些活下来的巨头永远都只能是沉睡于这个残存的纪元之中,永远都只能是埋葬在这残墙断壁之下。

        因为他们已经不属于这个纪元,他们已经是属于远逝的时光,如果他们想离开远荒的话,那是必死无疑。他们一旦踏出远荒,亿亿万年的时光在他们身上飞逝流淌,那怕他们再强大,都一样撑不住亿亿万年的时光流逝,到时候一样是灰飞烟灭。

        远荒十分的广袤,有很多地方是凶险无比,就算是大帝仙王到来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甚至是有可能惨死在这里。

        在远荒的一个地方,神秘而诡异,在这里极少极少人涉足,就算是十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愿意涉足于此。

        这个地方处于远荒的遥远之处,但它却是远荒的中枢。

        在这里乃是雾气笼罩,整个地方在神秘的力量笼罩之中,外界很难窥视里面的情况,因为这里也是被强大无匹的力量隔绝了一切窥视。

        在这里不止是雾气笼罩,整个地方都是黑色为主调。张眼望去,只见天空上的雾霾紫黑,而且浓稠不化,好像逞半干稠的鲜血一样。

        在这个地方,有着一座又一座的建筑,而且这一座座的建恐是保持完好。这里的每一座建筑并不华丽,也不堂皇。一座座的建筑乃是以不知何名的黑石所筑,每一座建筑都十分的简单,但却十分的实用,而且也是十分的牢固。

        这样的一座座建筑屹立在这里的时候给人一种永世无法崩灭的感觉,这些由黑石所铸的建筑显得特别的厚重,就好像是天塌下来了都依然无法压崩这些建筑。

        要知道,在残存的纪元之中,多数建筑都会崩灭,像眼前这个地方的所有建筑都能保持如此的完好,那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北京PK10微信群 www.moneyv.com.cn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你行走在这一座座的建筑之中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错觉,似乎这里曾经是献祭什么一样,那怕是无数岁月过去了,你行走在这建筑之中的时候你都好像能听到有惨厉的惨叫声、痛苦的哀嚎声在你耳边回荡一样。

        这样的错觉会让人忍不住直打寒颤,胆子小的人甚至被吓得不敢再继续前行。

        在这个地方的最深处,也是这个地方的中央,在那里有一个黑石祭台,这个祭台不是特别的大,但特别的精细,并且是十分的复杂。这个祭台由一块又一块细小的黑石所彻成,而且每一块细小的黑石都是严丝无缝,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祭台一样,浑然一体。

        这里的所有建筑都显得粗糙,做工很一般,但这个祭台却与众不同,它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经过了千百万年的雕琢与打磨。

        此时有一群人围着这个祭台,这些人全部都穿着黑衣,遮去了面目。他们都围着祭台,口中喃喃低语,似乎是在祈祷,似乎是在禅唱。

        同时在祭台上摆着一具黑棺,这具黑棺摆放在祭台的正中央,头朝北,尾朝南,有着亘横于天地之间的大势。

        这一群围着祭台的人正是那支坐万古号而来的血遗族队伍,此时他们所抬来的黑棺已经是打开了棺盖了。

        这群血遗族的人围着祭台低声禅唱,他们所禅唱的语言是让外人无法听懂,这是属于一种古老的语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

        要知道,这个地方可以称得上远荒的中枢,就算你知道有着这样的一个地方,也不一定能来这里,那怕你是一尊强大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能到这里来,甚至可以说,你还没有来到这里就有可能惨死在路上了。

        但血遗族不一样,血遗族他们与远荒有着极为深秘的渊源,对于别人来说远荒是一块凶地,而对于他们血遗族来说来远荒就是一种归家的感觉,当然就看这个家接纳不接纳他们了。

        此时血遗族的几十个人都围着祭台禅唱,更准确地说是围着那打开的黑棺而禅唱,他们似乎是在祈祷,似乎是在诉说,又似乎是在祈求……

        “滋——”在这个时候,很轻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轻微到难于听得到,但此时在黑棺中竟然伸出血丝。

        这不是血丝,更准确来说这是通红的触须,而且不止是一条的触须,这样一条条的触须是附在棺壁上,沿着黑棺慢慢地流出来,从棺内向棺外爬出来,再爬向祭台。

        这样的一条条腥红触须在蠕动爬行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鲜血在流淌,从黑棺中往祭台流淌而去。

        看着一条条细小的触须布满了黑棺,好像是一下子生长了无数的茎须一样,让人看得毛骨悚然,甚至在这些触须蠕动的时候,让人觉得特别恶心,有着呕吐的冲动。

        随着黑棺中爬出来的腥红触须越多,整个场面就越诡异,好像是有无数的血虫要从黑棺中爬出来,然后钻入祭台一样。

        而且随着腥红的触须越来越多,血遗族的几十个人低声昵暔的声音就越响亮。一开始他们还是低声昵暔,到了后来就是高声禅唱了,看着他们摇晃着身子的模样,给人一种走火入魔的感觉。

        “多少年过去了,你们依然是死心不改,是不是屠灭你们整个血遗族,你们才会罢休?!本驮谒且鞘骄傩械礁咩叱氖焙?,突然有一个悠然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仪式了。

        这个声音突然响起,让整个仪式嘎然而止,而黑棺之中的腥红触须宛如是受到惊吓一样,“嗖”的一声全部逃回了黑棺之中。

        突然被打断了仪式,这顿时让血遗族的几十个人瞬间转过身来,他们怒视着李七夜,如果他们有眼睛的话。就算没有眼睛,也一样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愤怒。

        说话的正是李七夜,此时李七夜悠闲走来,闲定自在,只是平淡地看了一眼十分愤怒的血遗族一眼,然后大马金刀地在祭台上坐了下来,看了黑棺中的东西一眼,笑了一下,说道:“虽然一个新的生命降生于世不一定代表着罪恶,但是,以我这个人的性格,是不是该把你们全部毁灭掉呢?!?br />
        一时之间,血遗族的所有人都盯着李七夜,那怕他们没有眼睛,都一样盯着李七夜。

        血遗族他们惊疑不定,但却不敢乱动,虽然说他们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也不知道李七夜有多强大,但是他们种族所特别的本能让他们害怕忌惮李七夜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李七夜是他们的克星一样,他身上有着与众不同的气息,这种东西他们十分的害怕。

        “道友,我们并没有恶意,我们来此只是祈祷而己,并没有行恶?!弊钪昭抛逯凶叱鲆桓?,全身是黑衣笼罩,开口说话,声音苍老,他应该是在场所有人中是最有权威的了。

        “没有恶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在我看来,当你们血遗族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已经不能有没有恶意来衡量了?!?br />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对方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道友,你身上散发着光明,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向往黑暗,我们只是有生命的种族,并不是说天生邪恶黑暗?!?br />
        “光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笑着说道:“我身上有没有光明,我就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屠杀黑暗生物的刽子手!至于是不是谁天生就是邪恶黑暗,有些东西,那就不好说了。所以说,你认为是不是我屠刀之下的生灵呢,你们是不是要在我屠刀之下哀嚎呢?”?李七夜的话顿时让对方震了一下,虽然血遗族有几十个强者在此,都是十分强大,但不敢造次,他们忌惮李七夜那独一无二的气息。

        血遗族所说的光明,那是李七夜一颗绝无仅有的道心,这一颗道心与他们种族的诞生完全是相反的方向,甚至可以说,这颗道心是他们起源的克星。

        “我们并不是邪恶的生灵?!弊钪照飧鲅抛宓娜诵煨斓厮档溃骸拔颐遣⒉蝗プ鞫?,我们只是活在这世界的种族而己,与天、魔、神、百族没有多大的区别?!?br />
        “是吗?”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当年是谁吞噬了无数生命,当然了,万古以来,各族相互残杀,死的人也是数之不尽。死上千百万人,或者无法断定谁是光明,谁是黑暗,但是当跨过那一条线之时,是谁从于黑暗,那就一目了然了?!?br />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血遗族的人都沉默,但最终这个人辩说地说道:“我们只是想生存而己,我们只是想延续下去,仅此而己,我们并不是说要称霸这个世界,也不是说取代其他的种族,我们仅仅是想一代代延续下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05章指点金戈 返回《帝霸》目录 下一章:第2007章血遗族的来历(快捷键 →)